存储仓

ABC杂食/阅读碎片堆积
话糙还特多

blablabla

只有双c和ER才能宽慰我了??

会不会多年以后我回忆现在都是梦一场????

我开始屯书屯剧了!

十年以后我要种好多柠檬树,养一大群鸽子,这样以后就能跟我朋友通信了!

请朋友们备好打火机来读信!

为什么世界上有政府这种丑恶的东西

我再也不是甜饼生产机了(磨起刀片

我要把本年度的流过的眼泪全部塞进去

我离他们越来越远了,又离他们越来越近。

他们用血来让你看死和压迫。

185年前,巴黎也曾亮起转瞬即逝的光。
66年后,北京也有个相同的声音在呼唤自由。

正是有雨果这面镜子这道光才能传得更远。

你们不是蜉蝣。

你们永恒了。

“我,叫你,放下,酒瓶”
你好过份喔(邓摇)

图二是强行微笑的领袖和三巨头表情包……

个人对南美诗歌的刻板印象:在钢筋错漏的废墟里开出最浓烈明丽的花
不能以偏概全,毕竟还有塞尔努达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……

我竟然真的把诗人R/革命者E脑洞那个大纲写完了。
算了一下大概有7-10w字不等。即使真的很闲,大概也要写半年。
低头看了一下手上的三个坑,憋屈。

兰波的字好看呀。
王以培这个翻译读得我胃痛……

飞儿/热安,飞儿/古费——真的无敌好——
谁来拉一下我啊!!!我不要再往冷坑掉了!!!

我的梦想是有一个气质接近Ezra的模特。(你醒醒)

试读的时候看到这篇,登时想起幼时读囚绿记里的那卷被拽进窗里娇嫩的枝条,隔了那么多年月和山峦,异国他乡里竟有一截如此相熟又恰被善待的新枝。
似是故人来。

突然很想用There!Right There!剪一下大悲()